2012鈕扣*New Choreographer計畫 

給流浪舞者的回家計畫


如果我不是在跳舞,就是正在去跳舞的路上…………

他們周遊列國 他們是舞蹈背包客

他們以青春盛氣之姿出行,進出於各城市的排練場、舞台間,

徘徊於漢堡與中國餐館的鄉愁間,

他們旅行,尋找身體裡的文化DNA

P1040537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採訪/撰稿:周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攝影:  劉彥成


【鈕扣2012New Choreographer2012

舞蹈背包客No.1

Nature Born Dancer

陳韻如

 

PROFILE

陳韻如,1984年生,高雄人。12歲首度為跳舞獨自搭飛機當空中飛人。25歲成為德國德紹國家芭蕾舞團職業舞者,2010年離開舞團成為自由工作者,持續參與包浩斯計畫演出。去過德國、英國、丹麥、瑞士等國家,目前在柏林短期旅居,一邊上德語課,一邊排練新作《呼吸》。

 

快問快答

 

Q:背包中必備內容物?

A:舞鞋、護膝、兩雙襪子、沙龍巴斯、水壺、止痛藥、透氣膠帶、酒精棉片、碘酒、裝護照影本、大頭照、履歷和影片的文件夾。電腦是一定要的!

 

Q:目前為止最長的旅行?

A:三個月。男友隨林文中舞團到亞維儂藝術節表演,結束後我們一起去了英國、瑞士、德國……

 

Q:最近(旅行中)讀的書?

A:《茶花女》。我看到半夜兩三點,看到猛哭。

 

Q:到一個新城市第一件做的事?

A:到車站服務台找免費地圖,標出到旅館/住處的路。知道自己在哪裡很重要!

 

Q:旅途隨身攜帶的幸運物?

A:同學送的原住民手鍊。第一次考上德國劇院舞者時,就帶著這條。

 

Q:最喜歡的編舞家?

A:現在位置最高的是西迪拉比(Sidi Larbi Cherkaoui),再下面是Peeping Tom,並排的有Zimmermann & de Perrot,這個和音樂DJ合作的編舞家很瘋狂,但又很謹慎地展現他的瘋狂,我超愛!

 

Q:作為創作者最想加強的能力?

A:找錢的能力。腦子裡idea很多,但要執行就需要錢。現在變得比較會寫企畫,雖然德國劇院同事說我這樣很辛苦,但我不想待在劇院,就要學會這件事。

背包客速寫

 

說陳韻如是個「天生舞者」,一點都誇張。

 

陳韻如的媽媽是體適能教練。生下她後,陳媽媽為了減肥開始勤練韻律舞。每次上課,跟著去的小韻如就在教室一旁等候,或許因此,陳韻如從小音感就好,更不用說跟著音樂手舞足蹈,之於童年的她,多麼自然。

 

身形條件好,加上自小受環境薰陶,陳韻如國小四年級就加入高雄爵士芭蕾舞團,她的芭蕾啟蒙老師梁瑞榮更認為她是老天爺賞飯吃的天生舞者,經常對陳韻如的父母鼓吹「應該送她去國外學跳舞」。當時陳韻如才八、九歲,父母當然捨不得讓她當小留學生,不過,十二歲那年,她就獨自拖著行李到洛杉磯參加暑期舞蹈課程,早早踏上了在空中飛來飛去的舞者之路。

 

回憶起乖乖讓空姐在身上貼標籤,坐上十幾小時的飛機,和來自各國的年輕舞者一起上課,陳韻如笑稱當年的自己「膽子好大」。

 

那個十二歲的女孩,不知是否想過,日後她將會越來越勇敢,為了跳舞,她將到更多更遠的國家,體驗更為冒險的生活?

 

 

幾乎所有科班出身的舞者,都有出國跳舞的夢,但真正落實出國圓夢的,則屬少數。家人是否支持,個人的心理強韌度,還有堪與世界各地舞者一較高低的舞藝,都是關鍵因素。

 

被何曉玫形容是「幾乎在北藝大看過芭蕾跳最好的學生」,陳韻如在三項條件俱全的情況下,一畢業就飛到歐洲考舞團。

 

歐洲舞團多在每年十二月到三、四月間招考新團員,這段期間,有心到歐洲工作的舞者會到處考團。初次赴歐的陳韻如第一次徵選,就考上德國德紹國家芭蕾舞團(Anhaltisches Theater Dessau),後來也多次和朋友南征北討,考團經驗堪稱豐富。

 

陳韻如的「考團撇步」,充分反映她看似大剌剌的性格底下,其實頗為細膩。她說,不管是受邀或自行參加舞團,最好先上網搜尋舞團資料,報名時才能「對症下藥」,避免第一回合就慘遭出局,「例如網頁上的舞者相片都梳包頭看起來很古典的,就不要丟太現代、搞怪的照片去」。

 

而觀察考場眾生相,則是她徵選時的主要娛樂。陳韻如興致勃勃地分析,「死都要脫到剩緊身褲、猛看鏡子裡自己屁股」的絕對是古典芭蕾男舞者;女生只要頭髮往後梳得緊到不行,也是芭蕾背景;把褲襪穿在舞衣外面的多跳現代芭蕾,萬一衣著不明顯,還可以觀察身段――股四頭肌向上提的,準是跳芭蕾的沒錯。

 

問陳韻如,她自己呢?「維持between啊!」看不出典型,獨特、有自己的樣子,才是重點所在。

 

在南來北往考舞團的經驗中,陳韻如印象最深刻的,是和朋友一起搭火車到丹麥。那趟長程旅途中,為了維持舞者每天操練身體的習慣,一群人在車廂的走道上站成一列,扶椅背如扶把桿,當著全體乘客的面上起芭蕾課,很瘋狂,可是裡面有種舞者的單純堅持,至今陳韻如想起來仍一臉笑。

 

 

旅外舞者的經驗已來到第4年,去年,陳韻如回台參與第一屆鈕釦計畫,以一支背部跳舞的《Playback》令觀眾驚艷於她將多種舞蹈類型鎔於一爐的肢體風格。其後,她陸續參與台北藝穗節、莫比斯圓環公社「2012身體平台」等演出,逐漸在台灣觀眾間掙出好口碑,今年更頻繁地往返於德國與台灣兩地排練、演出,成了真正的背包客舞者。

 

在這個「旅行即時尚」的時代,陳韻如理當令人艷羨,但她說,其實是想回家的。

 

家在高雄。陳韻如的開朗熱情,讓人毫不意外她高雄人的身分。家人在那裡,根就在那裡,雖然她也愛當一隻漂鳥,在世界各地飛翔起舞,卻仍期待有一天,故鄉成為她的基地,飛累了,回到窩裡仍能照樣跳舞,照樣把夢跳成真實。

 

就像所有的旅人一樣,不怕出走,不怕離開,只要身後有一堅實牢靠的家等著。

 

 

BOX

 

陳韻如 X《呼吸》

擅從細微的動作出發,尋找身體與空間、時間對應關係的陳韻如,此次創作以呼吸為題,透過不同情緒下,呼吸所帶來的動作變化,創造從身體擴散到整個劇場空間的流動,也為這個維持生命的基本動作,找到新的感受、覺察方式。

 

陳韻如的創作靈感,也有一部分來自去醫院探視因肺疾病危的阿公,「所有的人都圍在床邊看著他,專注的聽著他的呼吸,看著他胸部的起伏。……看著他的我,不自覺的就跟著他的呼吸一起起伏。我想要幫阿公多吸一點空氣,但是一點用也沒有。所以我問自己,為什麼一個這麼簡單的呼吸都可以變得如此困難?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Meimage Dance

Meimage Dan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